忙到飞起

【朱白】恋爱吧!情敌(5)沙雕,ooc,慎入

我真不想写成沙雕,但是写着写着就沙雕了



第五章

杨蓉再见到朱一龙和白宇的时候,莫名觉得哪里不对,两个人之间气场似乎有些微妙的变化。比如现在,明明大家都一起吃东西,朱一龙非要剥个虾给白宇。


“诶?你们俩感情好像不错了!”杨蓉捞起一根青菜放进自己碗里。


两个人一听这话都后背泛起一层冷汗,朱一龙是怕杨蓉发现俩人的猫腻,白宇是怕人知道自己被一个男人走后门了。


“蓉妹你说说说什么呢?我俩可没什么!”白宇嘴瓢了。


杨蓉一抬头,大眼睛里满是疑惑,“老白你怎么了?你们俩成为好朋友不是好事吗?”


“他想说我俩以前也没什么仇怨,是好朋友。”朱一龙赶紧打圆场。


杨蓉又掏出手机看了一下,整个人就像桃花开了一样微笑起来,回完了这一条微信还在笑,朱一龙顿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
“蓉妹,你怎么笑得这么春心荡漾……跟谈了恋爱似的。”


白宇只是随口打趣一下,没成想杨蓉放下手机,笑着说道:“我就是恋爱了!”


“啪!”朱一龙筷子没拿住掉在桌上和盘子碰撞出脆响,白宇也震惊的看了杨蓉一眼,又神情复杂的看朱一龙。


“本来相等感情稳定一点再告诉你们了,不过现在跟你们说也没什么关系,他是一个小富二代,人挺正派,学历也挺好的,剑桥物理博士,现在是个科研人员,对我也很好。”


杨蓉说的时候满眼都是光彩和掩饰不住的甜蜜骄傲,朱一龙平心而论,杨蓉的男友条件的确更好一些,比跟娱乐圈里的人恋爱踏实的多。


“那……恭喜你!”朱一龙举起橙汁敬了杨蓉一下。


白宇回到酒店的时候还是不放心朱一龙,他虽然对杨蓉有点小心思,但是那也是对上段恋情厌倦被吸引了一下,朱一龙可是实打实的喜欢了好久,杨蓉不声不响就有了恋情,朱一龙可怎么受得了?白宇越想越不放心,于是去了朱一龙临时开的房间,敲门的时候没人来开门,白宇心中的不安更是加剧了。


“龙哥!开门!你别想不开啊!”白宇拍门还是没人开,干脆一咬牙自己撞开了门。


白宇冲进房间看不见朱一龙,转头一看发现朱一龙竟然整个人悬在卫生间,虽然看不到头,但是看着双腿悬空怕是要上吊自杀啊!白宇二话不说赶紧上去抱住朱一龙的腿,把他往上抬。


“龙哥!你这是干什么!”


“不是,白宇你干什么?你快放手!”


“我不放!我怎么能让你死?”


“谁要死?”朱一龙问道。


“你不是要上吊吗?”


“谁要上吊啊?我换灯泡呢!”


白宇抬头一看,只见朱一龙一手抓着屋顶的灯泡,另一手还拿着一个发黑的灯泡,两手都带着手套放电,安全措施做的很到位。白宇这才松了一口气,但是一松气就卸了力气,原本他力气就不大不可能抱起来朱一龙,现在更是无法平衡了,两人一起摔在了地上。


“白宇你秀逗了?没见过换灯泡的?”


“哎呦,”白宇揉揉摔疼的屁股,“你换灯泡怎么不踩着凳子啊?我敲门你也不答应一声。”


“我踩着浴缸的边换的,浴缸里放着水呢我没听见。”


得知朱一龙不是要自杀,白宇彻底放松了。“我就说么,大丈夫何患无妻,追不到人也不至于自杀啊!”


“说来奇怪,蓉蓉有了男朋友我虽然失落,但是听到她男友条件那么好,比我更能带给她幸福,我竟然觉得很安心。”


白宇被朱一龙拉起来,朱一龙摘了手套扔到洗手台上,从白宇的角度来看朱一龙现在情绪平静,还蛮正常的。


“你没摔坏吧?”


“没有。”白宇看着朱一龙的样子仍觉不放心,他这么内敛的人,万一把苦水往肚子里咽憋出抑郁症怎么办?“龙哥,今晚我和你一起住吧,咱俩可以聊聊天。”


“怎么?你想对我进行话疗?咱俩这样的情况你还能提出来一起住,你心真大。”


白宇也想起来了两人今时不同往日,但是仍然没有改变主意,“我就当是给好兄弟爽爽了。”


两人一夜说了许多,有朱一龙和杨蓉这些年的感情,也有老白那分分合合的上一段恋情,说到深夜两人才睡去。


白宇是被电话吵醒的,脑子还蒙着全靠乱摸找到了手机。


“喂?”


“白叔你怎么还在睡啊?那谁来了,你在哪儿呢?怎么不在自己房间啊?”


“我在对面龙哥的房间呢,有事儿过来找我吧!”说完白宇又想接着睡。


“老板你快出来迎驾吧!那位来了,还有……”


“好好好,这就出来!”


白宇没听完电话,但是仍然强迫自己清醒过来穿上衣服。朱一龙也醒了,“老白,谁来了?”


“我也不知道,那谁是哪谁啊?”


白宇打开门看见濛濛的时候想起来了,这可不就是那谁么?没想到还会再联系。


“白宇,我来探你的班。”


“咱们不是分手了么?”


“怎么?许杨蓉来不许我来?耽误你了?”她说这话的时候还是甜甜的笑着,仿佛是恋人之间撒娇而已,“听说你身体不好,作为朋友也得来关心一下吧!”


朱一龙在屋里听见了,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,他是真想这个不省油的灯离白宇远远的,免得再波及到杨蓉。于是脱掉上身睡衣故意赤裸上身走到白宇身后,从背后抱住了白宇,把白宇纤细的腰肢搂在怀中,还把头卡在白宇肩膀上,满是亲昵的模样。


“小白,昨晚都没休息好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?”


白宇???这是闹哪一出?


“龙哥你……这是怎么了?”


“怎么了?当然是没玩够啊!快去洗漱,有什么事情咱们出去解决。”说罢把头抬起来直视着对面的女人,带着别有意味带点挑衅的笑容,对面的女人有些受到冒犯的瞪眼看他,他倒觉得心情好了。


“白宇,你跟这个人是什么情况?”濛濛见过朱一龙两次,两次都被朱一龙怼了回去,以往自己的外表堪称直男斩,从没在哪个男人那里碰钉子,偏偏让朱一龙扎了两次,所以濛濛格外不爽朱一龙。


朱一龙轻蔑一笑,你觉得自己直男斩可以无法无天了?不好意思,哥哥,不,小弟我也是直男斩的外表,不吃您这套。“如果你是想复合来找白宇,那我觉得你不会想知道我俩是什么情况。”


白宇震惊了,这还是温柔腼腆的朱一龙吗?他不是一直萌混过关吗?怎么突然变身毒舌了?这也太ooc了?


“龙哥,你先去洗漱。”白宇想把朱一龙支走,他可不想看见两人撕起来。


“白宇!你把话说清楚,你俩是不是真睡了?”


白宇叹口气,这事儿也该了断了。“对,我们睡了。”


话音刚落,白宇就看见了自己亲妈表情错愕的走过来。


评论(6)

热度(1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