忙到飞起

恋爱吧!情敌!(第三章,狗血慎入)

有问题,绝对有问题!白宇摸着自己的玫瑰花刺思索着,怎么今天朱一龙这么反常?一大早见到自己就拉着自己去吃早饭,还付了面钱请自己,怎么突然对自己这么好?反常即有妖,他想干什么呢?


“小白!来跟我对对戏!”朱一龙站在平衡车上,对着白宇招手。


也许只是想跟自己培养感情演好戏?白宇思索出了最大的可能性的答案。两人对了几次,感觉比较好了便各自喝水休息一下。


白宇这个人是别人对他好一分他就想回报五分的,朱一龙如今对他这样,他自然是要很热情的回应了。


“龙哥,晚上要不要一起打个游戏啊?明天上午没咱们俩的通告。”


“好啊!”


促进男生友情的游戏再次发挥作用,两人似乎忘了之前的不愉快,已经成了全剧组眼中戏里戏外的好兄弟。


朱一龙扶着白宇,教他骑自己的平衡车。


“哇,龙哥,这个真好玩,而且踩着平衡车再也不怕上厕所远了!”白宇高兴地像个小孩子,在平衡车上前后移动,原本抓着朱一龙手臂也抬起来了,一个不稳整个人向前扑过去,朱一龙眼疾手快搂住白宇的腰,把人往回拽,白宇便整个人躺进了朱一龙怀里。


卧槽!腰好细!朱一龙握着白宇的腰,忍不住心里惊叹一下,这比女明星的腰还细啊!

我去!肌肉多!白宇头靠着朱一龙的肩膀胸膛,十分明显的感觉到那蓄满力量的肌肉。


两人对视一眼,然后火速弹开,这是干什么呢,gay里gay气得。白宇的直男警觉哔哔直响,稍微感觉到一点不自在。但是没过几天,两人就适应了这种gaygay的氛围,白宇蹲在平衡车上对朱一龙说:“哥哥!我们来比蹲下。”


朱一龙被一个男生叫哥哥也没觉得奇怪,只是觉得


朱一龙感觉到和白宇的关系突飞猛进,更感觉到这次拍戏的不寻常,以往因为慢热,跟大家熟悉起来的时候都要杀青,这次竟然和剧组的同仁们相处这么融洽亲密,如果没有白宇拉着他,应是不会这样的吧!


两人之间似乎没了芥蒂,杨蓉的存在也不再是两人起争执的缘由,甚至可以很平静的向对方说起跟杨蓉相处时的趣事。但是白宇没想到,下次两人一起遇到杨蓉会是在那样的情况下。。


白宇去洗手间回来的时候遇到了杨蓉,“蓉妹!你怎么来了?”白宇笑着向前打招呼,这是剧组的杀青宴,却意外遇到了老友。


“有人叫我来这里吃饭啊!”杨蓉笑着一指包间里面,白宇从打开的门里看见了两人合作过的制片人,还有几个恶名在外的投资商,白宇觉得太阳穴跳了一下。


“你认识里面这些人吗?”白宇问。


“不认识,但是制片人认识,说是要给我们公司投下一个戏,大家一起吃个饭。”杨蓉表情很轻松,没有任何窘迫或者遮掩,白宇知道了,她是不知道那几个人的作风的。杨蓉入行比自己早,缺德猥琐的人肯定见过一些,但是这几个人多猥琐她是不知道的,白宇也是被经纪人再三提醒千万别去招惹那几个人,才知道他们的真面目的。


“荣没你想小心,他们……”白宇想告诉杨蓉,但是话说到一半那个制片人出来了。


制片人眯着一双绿豆一样的眼睛,肥胖的身体走一步都会抖动肥肉,“杨蓉,快进来,人家等着你呢!”见到白宇,制片人那双绿豆眼又一亮,“小白也在啊,也进来一起吃饭啊!”


白宇赶紧摇头,“下次吧,这次我们剧组杀青宴,还等着我呢!”


白宇回到剧组的时候,别的人吃喝聊天很热闹,朱一龙虽然也在参与话题,但是见到白宇回来了,立即对他招手,“小白,坐这儿!”


白宇坐到朱一龙身边,对杨蓉还是放心不下,于是拉过朱一龙,附耳说道:“龙哥,我见到蓉妹了,她可能被制片人坑了,跟她一起吃饭的有几个是老色狼,什么缺德事儿都敢做的,现在怎么办?”


朱一龙一听神情立刻紧张起来,“你先在这里等着,我去看看。”


白宇见朱一龙飞一样跑出去,虽然知道朱一龙很喜欢杨蓉,但是见他这样飞奔出去,又有一些微妙的感觉,白宇甩甩头,拿起杯子跟别人聊天喝酒去了,他拒绝思索那微妙的感觉是什么。


但是没多久,白宇就坐不住了,止不住的胡思乱想,朱一龙被那几个混蛋欺负了怎么办?杨蓉没有逃出魔掌怎么办?越想越不安,于是也小跑着出去了。到了杨蓉的那个包间,白宇小心推开门缝,只见杨蓉和朱一龙都不在里面了,赶紧拉着路过的服务员询问。


“小姐你好,请问刚才在屋里的那个穿红衣服的姑娘去哪儿了?”


“哦,是这样的,后来进来一个很帅的男人,进来帮她喝了两杯酒,然后那个姑娘就扶着他走了,两个人好像去前台开房了。”


“开房了?!”白宇大惊失色。


“对啊,还是我带他们开的,那个姑娘还说要给老白打电话。”


“我就是老白,他们开的哪个房间?”


“4019”


白宇赶紧乘电梯杀到酒店4楼,到了门口一看,那门果然是虚掩着的,白宇敲敲门,“龙哥,蓉妹,你们在吗?”


里面没人回话,白宇推开门进去,原来是套房的结构,他隐约见到了里间有朱一龙的身影,便进到里间,果然是朱一龙躺在床上,杨蓉却没有踪影。


且说杨蓉眼见着朱一龙替自己喝了几杯酒,马上就起了红疹子,赶紧一次为借口把朱一龙送出去,不想刚出门没几步,朱一龙就突然靠在她身上,呼吸急促,杨蓉担心他过敏太严重要叫救护车,却被朱一龙拦下了。


“蓉蓉,那帮孙子往酒里下春药,我现在觉得不太好,你不要叫救护车,万一曝光了对我影响不好,我去楼上的房间待一会儿洗个澡就好。”


杨蓉也是不知所措,只好按照他说的,叫服务员帮忙开个房,然后给白宇打电话想让白宇过来帮忙送上去,但是却没人接,只好自己把朱一龙送上去。朱一龙刚进去躺下,杨蓉便赶紧跑出房间,就近从逃生楼梯里下去,反正只是4楼,但是走到2楼的时候,杨蓉想到一个问题,如果朱一龙一个人在房间里不安全怎么办?他在里面,没有反锁门,万一什么女人溜进去了,岂不是要出事?于是赶紧再回来,从外面把门锁死,这才放心的走了。


白宇见朱一龙呼吸急促,脸色绯红,一身的红疹子,马上意识到他过敏了,“龙哥,你别怕,我去给你买药。”于是他赶紧转身出去,却发现怎么都打不开门了,想打电话给助理,又发现自己出来的时候根本没拿手机。


评论(21)

热度(1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