忙到飞起

【龙蟒】情迷拉斯维加斯(下中)

吃完饭,两人换上正式的西装跟着许爸许妈去了祠堂。马龙知道南方人重视宗族,重视家谱和祠堂,但是还是被这阵仗惊着了。只见为首的白发老翁身穿长袍马褂,手执龙头拐杖,腰杆笔直的站在一种灵牌前面,他身后站了两个年长者,穿着中山装,头发一丝不苟的。这两人身后又站着许昕的爸爸和其他三个男人,这四个人身后才是许昕的妈妈和一众女眷。马龙和许昕则是站在许妈妈身后,他们旁边是一众年纪相仿的男女,而他们身后是一群十岁左右的孩子,每个都神情严肃,不吵不闹,穿着干净整齐的小西装。为首的老翁说了几句半文半白的话,然后上了三柱小拇指粗细的香,率领大家下跪磕头,马龙许昕自然也是毕恭毕敬的跟着磕头。

仪式流程走完,老翁请出族谱,说道:“长房长孙许昕,婚马龙,沈阳人士。”

什么意思?这就进了许昕的家谱了?马龙可震惊了,许昕更震惊了,这九十岁的老人怎么这么开放啊?“太爷爷且慢!”许昕连忙阻止道:“我跟马龙是在外国结的婚,他还是个男的,就别惊动咱家列祖列宗了吧!”

许家太爷爷一听脸就黑了,“许昕你在胡闹什么?你们领了证就是走了法律程序,刚才上了香磕了头,就已经上达天地敬告祖先,不入家谱岂不是欺骗上天和祖先?就算他是个男人,也要给人家名分,咱们许家世代官宦饱读诗书,岂容你胡闹?”

许爸赶紧打圆场训斥许昕,马龙更是一句话不敢说,只能眼睁睁看着重新高兴的太爷爷拿起毛笔,用一手漂亮的颜体将马龙二字写了上去,和许昕紧紧挨着,看起来亲密无比。

当晚两人躺在床上,只觉得事情就像滚雪球一样,从一个小误会越滚越大,发展到了不能收场的地步。

“马龙!”许昕捅捅马龙的胳膊,“咱俩过几天偷偷去拉斯维加斯把婚离了吧,搞到这一步我有点儿害怕了!”

话音刚落只见一道彩色的闪电在窗口划过,紧跟着咔嚓一声巨响,震得玻璃直抖,真是惊天雷。突如其来的巨响把马龙许昕吓得一跳,二人愣愣的看着窗子几秒,然后马龙坐起来,对许昕严肃说道:“你听见没有?今天刚拜了祖先,这就要离婚会遭天谴的?”

“不会的!”许昕也坐起来,“刚才打雷只是凑巧,要下雨了,再说我家祖先都知书达理不会惩罚你的!”

“一个雷下来我死都死了,他们知书达理有啥用?等我下去了展示给我看吗?”

话音刚落,方才还电闪雷鸣的天空突然晴空万里,一点下雨的迹象都没有了。

 

 

 

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,两个人还是像以前一样相处,也没有刻意去维持他们想象中的情侣模式,但是周围人谁都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。转眼就到了春节,许昕跟着马龙回了沈阳老家。

 

马龙的父母一直对许昕印象挺好,之前也见过好几次,这次回来对两人更是热情。除了亲戚,马龙的发小们也过年期间与两人相聚。显然,发小之间喝多了嘴上把门的就不见了。

 

“昕子,我跟你说,”一名大汉喝多以后跟许昕稍微有点自来熟,拿着酒杯坐到他身边。“马龙小时候特别喜欢欢欢,老跟人家屁股后头给人家捡球,没想到长大了他竟然对女孩儿一点都不敢情趣,跟你结婚了!”

 

“灌两杯黄汤你就瞎咧咧,赶紧滚一边儿去!”大汉的老婆赶紧上来把他揪着耳朵给拎一边儿去了,“小许啊,你别听他瞎胡咧咧。”

 

这个大姐倒是好心,怕许昕听见马龙喜欢小姑娘会吃醋,其实哪里知道许昕坦荡荡,此时只想多打听点马龙的黑历史呢!“没事儿,嫂子,我还不知道我师兄有这段故事呢!”

 

许昕正聊得开心,转头却不见了马龙,站起来一看原来马龙正站在饭店外面,和一个女孩子聊天呢。那个姑娘是典型的东北姑娘长相,脸盘不算小,五官很大,大眼睛双眼皮高鼻梁到也很和谐,个子高腿又长。两人站在路灯下,雪花飘落下来被灯光一照跟萤火虫似的,马龙还把围巾摘下来给姑娘围上。看到这儿许昕就不高兴了,那围巾是圣诞节自己买给马龙的!

 

“那姑娘是谁啊?”许昕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句。

 

先前被媳妇拎走的大汉又凑过来,说道:“嗨,她不就是欢欢么!”

 

许昕和马龙之前都没有想太多,球队里的生活和以前一样,可是这次出来和球队意外的人接触,他们才感觉到一些不同。许昕看着屋内和马龙同龄的一对对夫妻们笑着在红尘俗世里打滚,再看看外面马龙和欢欢的诗情画意,许昕想着,是不是寻常夫妻人间烟火才是马龙真正需要的,他们因为一次醉酒演了大半年的戏,是不是该落幕了?

 

马龙把那姑娘送上了车才又回到饭店包间,回去的路上许昕难得的沉默。

 

“你怎么了?”马龙问道。

 

“没怎么样,就是在想咱俩这出乌龙闹的,是不是会把你真正的缘分吓走!”

 

马龙停下脚步,看着眼前的许昕,“你是觉得我出轨了?有了别的喜欢的女孩儿?”

 

出轨?!许昕被这个词吓到了,他俩的关系怎么会用上这个词?“别闹了,咱俩一开始也没在轨上啊!要是你有了喜欢的人就放心去追,喝多了领的证不算数的。”

 

“许昕,”马龙忽然严肃起来,“你有想过我们的以后吗?”

 

“以后?你是说遇到真正喜欢的人吗?就去拉斯维加斯办理离婚手续,然后跟喜欢的人正正经经恋爱。”

 

马龙继续追问:“然后呢?你们会过什么样的生活?”

 

许昕想了想,“我想他会是个让我很信任很放松的伴侣,我们可以一起打球,一起旅行,不要太小女孩让我时时刻刻都要哄着,我们可以是推心置腹的朋友,也可以是并肩战斗的战友。”

 

马龙不动声色的把许昕纤细的手指握住,然后把他整个手都抓着放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里,“其实和现在并没有什么不同,对吗?如果我们不去刻意想是怎么领证的,不去强调我们是兄弟,那我们现在的生活状态不就已经是理想中的婚姻生活了吗?”


评论(16)

热度(28)